谁在替代Oracle? 
2019-11-07 20:50:34
  • 0
  • 2
  • 2
  • 0

【1】

2002年6月11日,北京嘉里中心酒店人头攒动,Oracle World年度会议正在这里举办。从酒店门口到东三环,这个全中国最繁华的CBD,到处都被这家全球最大企业软件公司的大幅海报占满。

此时,Oracle创始人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刚刚取代比尔·盖茨成为世界首富。这个性情桀骜的CEO,正雄心勃勃地准备启动一个全新计划。

计划的名字,叫"金色中国"。

这一年,Oracle启用了中文商标,在中国成立了市场研发中心,拉里·埃里森甚至为本地部门定了个小目标:3年赶上韩国,5年超过日本,成为全亚洲乃至全中国最大的子公司。

然而,17年之后,拉里·埃里森变成了最坚决的撤离者。

"不能任由中国培养出比美国还多的工程师。"2018年10月,在福克斯新闻做电视采访时,拉里·埃里森说。

几个月后,Oracle宣布在中国大裁员。中国研发中心1600人,"第一批"裁员就超过了900人。

2019年的初夏正午,金光阳光洒遍中国,而曾经在"金色中国"计划里走进Oracle的工程师们,却只能拉着横幅,堵住了Oracle的大门。

【2】

Oracle思考离去,中国公司则在思考替代。IBM的小型机、Oracle的数据库,以及EMC的存储设备,这是多年来大型商业IT系统中,最标准也最难以绕开的一个架构体系。

2008年9月,王坚从微软空降阿里巴巴,担任首席架构师,第一次提出"去IOE":用低成本的X86服务器,替代IBM小型机;用MySQL等开源数据库和自研数据库OceanBase替代Oracle;通过云化的存储,替代EMC存储。

换句话说,就是用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系统,用互联网化的云计算服务,来替代传统的数据中心体系。

在当时,这只是阿里巴巴自己的一个技术选择,或者说,商业策略。

但形势逐渐发生变化。

2009年2月24日,IBM提出"智慧地球赢在中国",引发了中国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广泛质疑。随后,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公开表示,"对外国的新理念和新战略,要有所警惕。"

2013年6月,前中情局(CIA)职员爱德华·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《卫报》和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,美国政府"棱镜"项目震惊世界。

2018年,中美贸易摩擦升级,美国滥用"拒绝令",先后对中兴和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展开全面狙击。

一次又一次的威胁升级,让以"去IOE"标注的国产化替代,从最早的企业个体策略,后来的一个行业口号,最终演变为了一场势在必行的浩荡大潮。

然而,时至今日,对Oracle的替代依然道阻且长。

整体来看,以替代Oracle为目标的中国厂商,主要有两类:

第一类是以阿里云、华为云、腾讯云为代表的云计算厂商,它们的优势,是可以立足于 PaaS层,往上开发SaaS应用,向下搭建IaaS基础设施,不断渗透侵蚀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它们可以成为任何独立软件厂商的竞争对手,而且是最有威胁的那一种。

另一类是以达梦、南大通用、人大金仓等数据库的专业厂商,它们的优势是聚焦,将全部的力量投入到数据库上,而不像云厂商,需要将主要精力用于云服务上。

但无论哪一类,要替代Oracle,都需要面对巨大挑战。

对银行、电信等行业来说,数据库的需求远远不止是性能,稳定性和安全性的指标更加重要。

但国内的厂商,大多数都是基于 MySQL 等各种开源数据库,修改而成的分布式数据库,无论能力指标、稳定性和技术安全性,都普遍和Oracle存在较大差距。

另一个问题在于,数据库向下要与硬件和操作系统做好适配,向上要对中间件和应用程序做好承接,在这些方面,需要的不仅仅是数据库技术,还需要有更多更广的技术延伸。这对于很多国产数据库厂商来说,也是一个较大的能力制约。

最关键的是,每一个大型商业IT系统要去IOE,都不可能一蹴而就,需要一个持续推进的过程,而且必须在"高速路上换轮胎",容不得丝毫问题。

这意味着,在去IOE的过程中,新的数据库系统需要与原有的系统架构有非常顺畅的衔接。


这些,都是国产数据库产品必须解决的障碍。

但很少人知道,早在很多年前,就已经有一家公司正在润物细无声的替代Oracle。

【3】

2006年9月,上千名马拉松爱好者沿着5000多级台阶,一路奔跑上了一千多年前建造的北京长城。

这个以长城为标志的比赛,是老外眼中最能代表中国的明星赛事,很多人甚至是专程从世界各地飞过来打卡的。

但对David Axmark来说,站到长城之巅并不是他此次中国之行的最大收获。

他真正的任务,是要与本地的伙伴扩大合作,在这个亚洲规模最大、发展最蓬勃的国家,为MySQL拓展市场。

MySQL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开源数据库软件,而David Axmark与另外两位MySQL的主开发人在瑞典创办的MySQL AB公司,正是MySQL的主要缔造者。

2005年底的一天,David Axmark收到一封邮件,有一家中国公司希望与MySQL AB合作,一起在中国推广MySQL。

这让他异常兴奋。

当时MySQL AB正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,如果能在中国市场建立战略合作,不管能不能真正打开新局面,都能给资本市场多讲一个好故事,获得更大的估值空间。

而经过交流考察,这家名叫万里开源的公司给了他更多惊喜。

万里开源的前身,是知名公司TurboLinux在中国的子公司拓林思。世纪初的那场互联网寒冬,让错过上市时机的TurboLinux破产,不得不出让拓林思股份,它就成为了中国人控股。

此后,历经更名和股权更迭,到今年3月,它已经成为上市公司创意信息(300366)的子公司。

在中国的Linux操作系统领域,万里开源的技术积累远超绝大多数公司。

在2002年,Linux系统应用于电子商务最大的项目,是中国石化的油品零售系统改造,这个工程覆盖了中石化20个省市区、260多个地市,1300多个县的各级公司的8000多座加油站。

而这个系统,从操作系统到负载均衡软件、高可靠软件等,全都是由万里开源来完成的。而且,这个系统直到今天仍在顺畅运行,覆盖的加油站也已经扩展到35000多个。

基于对系统的理解,万里开源有足够的技术实力,确保MySQL在中国的发展。

很快,双方就确立了合作。万里开源成为了MySQL中国唯一的白金认证合作伙伴,在全国范围提供MySQL相关的商务咨询及技术支持服务。

而在长城上迎风奔跑,正是在两家公司共同建立了MySQL中国研发中心和MySQL中国教育中心,为中国培养更多数据库人才之后,David Axmark自己的庆祝方式。

甚至连万里开源的工程师,都被邀请到瑞典进行培训,并参与到MySQL的代码开发之中。

现在回头来看,这是过去10年,中国公司在数据库领域,曾经获得的最好发展机会之一。

然而,这个机会在半途毁于资本。

2008年1月16号,SUN斥资10亿美元,将本有可能在纳斯达克IPO的MySQL AB整体收购,一年之后,Oracle公司74亿美元收购Sun公司。

从此,MySQL进入了Oracle时代。

虽然万里开源依然在参与MySQL的代码开发和BUG修复,但Oracle并不以MySQL为发展重心,更不再需要它来讲中国故事。

尽管如此,多年的深度合作,已经让万里开源对MySQL及其衍生数据库体系,拥有了远超一般公司的理解和能力,加上它在其他数据库架构体系的深厚积累,以及操作系统、架构等底层的技术资源,它拥有更强的技术承接能力,获得了替代Oracle的天然优势。

尤其是上市公司创意信息的进入,更让万里开源获得了资金、技术、市场的支持,开始进一步发力。

【4】

时至今日,行业外依然很少有人听过万里开源的名字。

但事实上,早在2013年,万里开源就已经开始了对Oracle的替代。

当时,某省移动要建流量经营分析系统。原本的计划,是标准的IOE架构,没想到棱镜事件爆发,不得不改用国产替代。

然而,数据库的替代遇到了麻烦。在这个系统中,需要搭建高性能的MySQL集群,但他们找了很多知名的数据库公司,却都做不到。

最后,终于是万里开源,把这个项目拿了下来。

接下来,从该省移动到中国移动多省,从中国移动到国家电网,从工商银行到深圳交易所……越来越多的客户慕名而来,越来越多的Oracle数据库系统被万里开源替代。

某业内人士认为,万里开源之所以能不断替换Oracle,关键还是在于它的硬实力和产品定位。

在他看来,伴随着Oracle的替代,国产数据库公司会迎来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华为阿里腾讯等云计算巨头,是无可质疑的第一阵营,它们对包括数据库在内的软件厂商来说,都拥有强大的降维打击能力。

但包括万里开源在内,专业的数据库厂商们也都有自己的差异化竞争空间。

比如,据了解,很多企业都非常看重数据库在一定并发吞吐下的响应延时性能;由于企业用户往往是一个业务系统一套数据库,很少多个业务系统共用一套数据库,越是重要的系统越是如此。

因此,专业数据库把事务处理的响应延时做到极致,更适用企业应用场景,而云计算公司相对而言更关注并发吞吐。

而且,云计算厂商从IAAS到PAAS,深度锁定用户,而大企业可能不仅仅是一种云计算平台;在多个平台、复杂场景下,专业数据库厂商独立性更好,更灵活,能更好的适应企业场景。

比如,9月1日,国网信通产业集团与创意信息联合发布的,双方共同开发的自主可控数据库"思极有容"。就将全面支撑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。

【5】

2019年注定将成为中国公司替代Oracle的转折之年。

从Oracle的大裁员,到华为GaussDB、阿里OceanBase等中国数据库产品对Oracle的高调宣战,一个又一个信号已经告诉我们,国产数据库全面替代Oracle的时代,已经曝光在前。

一个无法证实的说法是,人类社会创造的数据量,正在以每两年翻一番的速度增长。

这意味着,我们最近两年产生的数据,就相当于过去整个人类历史的数据总和。

爆炸式增长的数据,来源于无处不在的电脑、手机和智能设备,以及5G和物联网即将实现的"万物互联"。我们每一个人,甚至每一个设备的一举一动,都时刻被记录,被分析,被服务。

无边无际的海量数据,要保存,要管理,要计算,要统计,都离不开数据库。

面向这个5G时代、云时代、AI时代、边缘计算时代,海量数据的爆发增长,以及数据处理方式的不断变化,都将为数据库继续创造更多需求,也带来更多考验。

与此同时,经过10多年的发展,中国公司们都已经累积了越来越强大的技术能力、市场资源和品牌信任度,"去IOE"已经逐渐从难以落地的口号,变成真正规模化的市场趋势。

无论数据爆炸的增量,还是吃下原本属于外资巨头的存量,都将为中国数据库公司带来市场规模的快速增长,甚至创造出一个千载难逢的黄金机遇。

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 ,中国大数据产业的规模,一直在以每年超30%的速度增长,2017年达到4700亿元,2018年突破6000亿元,2019年则有望达到7150亿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即使到现在,真正拥有替代Oracle的技术实力的国产厂商,依然屈指可数。这意味着,万里开源等优质公司,都将有望在未来两年成为新的"独角兽"。(文/王胖子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